Chapter 3


 I Say a little prayer
And hope my dreams will take me there
Where the skies are blue
To see you once again,my love


我要衷心地祈禱
讓美夢許我一個歸宿
在蔚藍的天空下
能再次的見到妳,我的愛



 




她靜靜地站在那裡,眼神裡充滿了鄙視,居高臨下的瞅著我,不說話,那犀利的視線恨不得要將我千刀萬剮,刺痛了我身上每個細胞,我連喘口氣都覺得痛不欲生。

 


 “媽媽…媽媽…”我小聲啜泣了起來,不敢放肆大哭,深怕一不小心惹惱了母親。


“媽媽…我會很乖的,妳不要丟下我好不好?”小心翼翼的懇求著,但眼前的人彷佛像是沒有聽到,轉過身要走。我伸出手去,卻絲毫勾不著她半分,用盡全身力氣,也徒勞無功。
 
“媽媽…不要走…媽媽…”我不能哭,媽媽說過最討厭愛哭的小孩,所以我不能哭。
我咬著下唇,我的心像被刀刮了一樣痛,但還是不能哭。


我不會忘記,那語調和眼神都充滿恨意的母親。
“記著,我愛妳父親多深,我對妳的恨就有多深”
我不想記住,但這句話卻深深地烙印在我心上。


『媽媽…』聽見自已口中逸出這陌生卻又渴望的叫喊,我嚇醒了。


睜開眼,落地窗外還是一片黑暗,我想,應該也睡不下了。


按了按太陽穴,昨天不該強迫鏡菱跟我喝酒的,我一醉,就作惡夢。
揉了揉眼,發現眼角殘留著冰冷的液體,起身走進了浴室,用水抹了抹臉,接近零下的水溫在碰上肌膚的一剎那才覺得刺痛。
抬頭望著鏡中那眼眶滿是血絲的女人,心頭一陣酸苦泛了開來。


像是故意跟自已過不去,隨手披了件外衣,走到了陽台。
身體忍不住哆嗦了起來,牙齒發出碰撞聲,仰頭望著一片黑暗,飄下來的雪,落在臉上,臉頰的溫度把雪給化掉了,沿著眼角的晶瑩再落在地上,融為一體。


不曉得站了多久,雪停了,微弱的光亮從雲層探出頭來,薄薄的,輕撫著我半邊的臉頰,原本凍僵的臉慢慢回溫。


閉上眼又睜了開來,望向不遠處,原本安靜無聲的城市又喧囂了起來。

踏進臥室,落地窗旁有片水漬,我已經分不清楚那是溶化後的雪還是我流下的淚了。


像是要把我的悲傷趕走一樣,那聲音劃破臥室清冷的空氣,從耳膜進入我的大腦,融入了血液後再運輸到我的心臟,每一節音律都敲打著我的心。
『Girl Let me prove my love is real ,I'll give all my love to you,Please trust me』
走到床頭,拿起那聲音的來源,按了關閉鍵,又恢復了一室靜謐。


多久了?三年從未換過的鬧鈴聲,從第一次聽見後,到現在,一點一滴地侵蝕我的細胞,深入骨髓,就像身體的一部分。當細胞感染上了病毒,病毒的遺傳物質就控制了細胞的功能,來複製更多的病毒。
捨不得換掉,也不想換掉,因為。
上癮了,中毒了,習慣了。


還是圍了那條紅圍巾,還是擦了Bvlgari Black Tea香水,痴心妄想地以為這樣就可以感受到那個人的體溫或味道。


出了公寓,走在寒冷的街頭,整個街道都是白色的,雪停了一陣子,但還未融化,人行道旁的樹上殘留的細雪,被風帶了起來,打在行人的身上。


沿著大道往事務所的方向前進,一路上不管是熟悉或陌生的臉孔,都以微笑打招呼,韓國的人情味雖比不上台灣,但勉強還算得上是溫暖的。


在事務所附近有一間法國甜點專賣店,名叫【幸福專賣店】,很老套的店名,但很深得人心。
今天一如往常,排隊的人還是一樣多,看了看時間,還有半小時才上班,要排嗎?


聽說,老闆是道地的法國人,因為愛人生前最愛Macarons,所以他親自去學了道地的Macarons,在愛人生長的城市開了一間【幸福專賣店】,很灑狗血,但卻賺人熱淚。


他賣的Macarons口味很道地,不改良的,很受當地人歡迎,每天限量二百盒,清晨六點就有人排隊等著買八點出爐的Macarons,聽說還有人拿Macarons向愛人告白。


“只要是嚐過一次就忘不了的幸福滋味”,是我對Macarons的評價。


要排嗎?
我佇立在【幸福專賣店】前猶豫不決,時間一下就過了五分鐘,算了…改天吧。


邁開步伐繞過隊伍時,餘光發現了一個熟悉的身形,停下來瞧了瞧,那個人的背影…好像是昌珉?


不太可能,昌珉哪有可能在這裡排隊,還沒買到Macarons吃,他就先被歌迷給吃了。


聳了聳肩,繼續往事務所方向走,我突然想到,昌珉對食物的執著,可不是一般啊。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迷糊中好像聽見有人在叫我,只好暫時離開我那溫暖可愛的米奇床舖了。
梳洗完,換好衣服。
屋內,安靜的不得了,走到飯廳,只聽到昌珉咀嚼食物的聲音。


『昌珉啊,他們呢?』
我看著昌珉塞滿食物的臉頰,走到飯桌旁,準備享用我的早餐。


『去公司了。』
飯桌上,怎麼是空的?


『沈昌珉,你是不是把我的早餐也給吃掉了?』
這臭小子,居然連他有天哥的早餐也嗑掉了,看來不教訓一頓是不行了。


『有天哥啊,剛剛土司跟我說,他想要快點讓我吃,雞蛋跟我說,他想要進來我的肚子啊,所以我就順他們的意都給放到肚子裡了』
我看著他一雙無辜的大眼睛,還有摸著肚子的手,是挺像這麼一回事的。


『那牛奶呢?』


『牛奶跟我說,昌珉啊,你再不喝我,我會傷心,傷心的話就會酸酸的,酸掉的話就不能喝了,很浪費的,所以我就把它給喝掉啦!』


我聽到自已的手指關節喀啦作響,揮拳的下一秒,原本在面前的人早就不見蹤影。


『沈昌珉,你當我朴有天是白痴啊』
我朝那高了我半顆頭的人撲了過去,坐在他身上,捏著他兩頰所剩無幾的肉。兩個人在地上扭打了起來。


『不要捏我了啦,你想吃什麼大不了我買給你嘛』
放開手指柔軟的觸感,低頭看著被我壓在身下的小孩。


『真的?那我要一盒草莓口味的Macarons』
難得昌珉請客,還不趁火打劫,那家Macarons難買的要命,貴的要死。


『吼,有天哥你好狠,好啦好啦!等一下去買嘛!』
我拍了拍手掌,離開了小孩身上,順手拉了他起身。


『對了,有天哥,十點半要開會,在中哥他們先到公司了,我們出門吧,那家店要排隊的。』
昌珉邊說邊把行頭往身上掛,我看著他動作流利的,真夠有效率。


『那走吧!』
拎起了包,往Macarons前進囉!


只是…雖然是昌珉請客,到最後我還不是得陪他排隊,只不過他在外頭站著排,我在車內坐著排,也不是我狠心讓他在外頭受著冷風,而是二大美男子排隊可是會造成大轟動,到時候引起暴動還得了,所以就讓他一個人去排吧!


對著後照鏡瞧了瞧,抓了抓髮絲,加了頂毛帽戴上。不錯,今天很帥。
廣播正好放到98 Degrees的I Do,是我喜愛的歌曲之一,何時才能遇到像歌詞裡寫的,那願意讓我珍愛深愛的人呢?


等了十幾分鐘,手指也等了不耐煩敲起了方向盤來,望向昌珉排隊的位置。看來快買到了。


“只要是嚐過一次就忘不了的幸福滋味”,是我對Macarons的評價。
草莓口味的Macarons快來,我要大口大口的吃你啦!


正興奮時,不經意看到那跟我一模一樣的紅色圍巾。
我透過車窗看著。
看著她對著幸福專賣店的招牌發呆,忽然,她的嘴角勾起了小小弧度。
然後,看著她轉過身,往反方向邁進。
我似乎沒有考慮,下意識的把車子熄火,下了車,尾隨著。


等我反應過來時,已經走了一段路,看著她進了一棟二層樓的房子,抬起頭望,透明的招牌上刻著大大的白字【徐嚴律師事務所】,沒注意的話,很難發現最下角還刻著TAIWAN這行字。


我突然覺得自已像個跟蹤狂,趕緊掉頭走回停車的位置。


她,是在機場看到的那個女孩吧?
她,看起來有點冷漠,但是笑起來蠻可愛。
應該是台灣人吧?
看起來的確不像本地人。


諸多疑問在遇到草莓Macarons時,就給放到一旁了。


-To be continued-




註:
★Bvlgari Black Tea 黑茶中性淡香水
香調: 木質花香調
前味: 香檸檬
中味: 茉莉花 、 柏木 、 壇木
後味: 皮革 、 琥珀 、 麝香 、 香草
介紹網址:http://www.bulgari.com/splash.php


★Macarons為法國甜點。
是Macaron改良後的全新作法,在Macaron中夾著cream,稱為「Macarons」,是巴黎特色的糕點。
而且Macarons也有不同的口味和顏色。
介紹網址:http://www.laduree-boutique.com/




嗯…
前二章重覆地閱讀後,發現文字不是很通順。
所以,改了些文字。


有人說在中戲份太少…
有人說老小太搶戲…
我說…
會不會這篇寫到最後變M&M啊…

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ummerpark 的頭像
Summerpark

[TVXQ] Summer Dream

Summerpar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