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OME-昌珉篇 (上)

 

 

.

我們曾有過約定,即使再辛苦,也要一起生活。

 

還記得,我小時候常被一群野孩子欺負,身體老被推來扯去的,而我,總會反抗,像頭小野獸一樣張嘴就咬。

 

第一次有人為我挺身而出,那個大我二歲,細骨架、大眼睛、有張漂亮娃娃臉孔的小男生站在一群野孩子前,堅定且勇敢地說:「這是我弟弟,不准你們欺負他。」

 

那群野孩子有幾個人手上舉著彈弓,準備把橡皮圈拉滿弓,弓上待發的是一顆核桃般大的石頭,正瞄準著他的臉,野孩子的手因為拉弓而微微顫抖著,臉上滿是輕蔑的神情。

 

「不准你們欺負他」他語氣堅決的說。但他臉上那細微的驚恐,聲音輕微的顫動…那難以察覺的細小變化,我至今仍記憶猶新。

 

其實…我真的很希望他是我的哥哥。

 

當時,按照孤兒院的規定,孩子待到中學畢業後,就得離開,當然我們也不例外。

他十六歲那天就離開了,再十五天我就十四歲了,我期待著他會回來陪我過生日。

但二年過去,他依舊毫無音訊。

 

在我離開的那天,天空還是鉛灰色的,街道上依然是薄霧瀰漫,在中出現在街道的一處,看上去略瘦了點,頭上頂著柔亮的黑髮,身穿白色單衣,鼻樑上架著副黑框眼鏡,在藍色的薄霧中對我輕輕淺淺地笑著,宛如霧中的天使。

 

天使對我說:「我們回家吧!」

 

我傻愣愣地跟在他後頭,在狹窄曲折的巷弄中穿梭著,然後,從小巷盡頭的一道木製樓梯上樓,每踩一層,階梯就會發出嘎吱嘎吱的聲響,彷彿一不小心就會斷裂。

最後,在一扇因老舊和潮濕而變黑的木門前,停下了腳步。

 

他扭開有點生鏽的門把,一陣花香夾帶著潮濕的氣味隨著細風迎面而來,溫暖地讓我眼睛有點濕潤酸澀。

 

一套靠窗的新書桌,一張雙人的木板床,衣櫥,老舊的廚具…

 

他說:「到家了。」然後帶著溫暖的笑意看我。

 

眼淚終於在我的眼裡盛裝不下,滑出,浸濕我的臉龐。

他手足無措想要擦拭我的淚水,我彆扭地轉開頭去,其實,在中著急的模樣很可愛。

 

「喂,沈昌珉,你再繼續哭下去,我今天不做飯了」

「哥,我餓…」我忍不住笑了出來,眼淚鼻涕掛在臉上像個髒小孩。

 

在那個清晨,我痴迷於天使溫暖的笑容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..

我從來沒有想過,自已會被在中這樣的男子所吸引。

因為…在中與我喜歡的類型比較,除了會作飯這點之外,真的沒有任何相符的地方,更遑論在中是男人這個事實了。

 

我們在小房間一同生活了三年,我的學習成績一直很好,有在中的鼓勵與堅持下,我更熱愛讀書,每日的課程加上自習十六小時不嫌長。

我努力讀書,在高二那年我已經把高三的習題全都做完,高三時我已經把大一的教科書全部自習完。

 

 

我想要快點長大,我想要買間好房子,有柔軟的大床,有漂亮的廚房,打開龍頭就有熱水的浴室,還有能讓在中養花的大陽台。

 

高三那年的三月,我越級參加了六縣市舉辦的大學知識競賽,獲得了物理跟數學二個一等獎。

六月時,收到一張通知單,我被破格錄取,全額的獎學金,夢寐以求的一流大學,但它距離我們的小房間足足有3600公里

 

在中欣喜若狂,用力的抱著我,我假裝掙扎,與他推攘打鬧著,像小狗似的翻滾。

最後,我們躺在地上手腳伸展成大字型,大口大口地喘著氣。

 

半响,他忽然側過頭,用那雙黑亮黑亮的大眼睛瞅著我說:「我們家的昌珉真的好棒!」

我看見他的嘴角有著難掩的興奮,我咬著嘴唇,鼓起勇氣開口:「哥…我…不想去」

他愣住,很久才明白什麼似的慢慢直起身來,與我對視,冷冷地問:「為什麼不去?」

 

「…不想和你分開」我一急,抓起他冰涼的手握住。

 

他甩開我的手,渾身冒火沖我大聲嚷嚷:「沈昌珉你傻了你白痴了你?啊?大好的前程等著你去,老子供錢讓你讀書為的不就是這個?什麼叫不想分開?我們總有分開的一天,你這個大麻煩難不成還要讓我拖一輩子嗎?啊?」

那一刻他的眼神冰冷而傷人,陌生的讓我害怕。

 

我被他吼的有些愣住,一口氣喘不上來,眼前的人開始有點模糊。

 

半天,他緩緩扭過頭說:「哥不是要故意兇你的…」

 

我一聲不響地跑回木床上,臉埋在泛著潮氣的枕頭上,拉起被子死命的蒙住全身,身體微微顫抖起來。

是啊…沈昌珉一直是個大麻煩。

那一刻,我覺得五臟六腑痛的好像都被抽走似的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.

離開那天,我拽了個大箱子,裡頭裝著一年四季的衣物,好像以後都不回來一樣。

在中送我到車站口,低著頭把一封信交給了我,我安靜地聽著他的囑咐,只是說到後來,我們誰也沒出聲。

 

站台上傳來小販的叫賣聲,微微的風吹來,撩起他有點過長的瀏海,他微微俯首看著我,明明漂亮的像個女孩子,但眉宇間總透著堅毅與倔強,眼底有著我看不懂的情感。

 

「哥,等我回來」低下頭,吻上他,他傻愣的任我吻著,不做任何回應。

用那雙盛著水一般的眼睛滿臉通紅的看著我。

 

直到火車緩緩地駛開時,他還是傻傻的站在原地,慢慢變成很遠很小的一點。

 

在中給我的信是過了二百公里後,我才想到拆開來看。

 

「昌珉:

我想你應該在火車上了吧?窗外的風景一定很美,餓了記得行李裡有三明治吃,早上做完三明治後,還剩了點時間,就寫了這封信。

不知道該寫些什麼,哥想說的…

原諒哥好嗎?哥那天說的都是些混蛋話,我真的沒有那樣想,只是氣頭上口不擇言。

知道嗎?我一直把你當成親生弟弟一樣,也捨不得你一個人到那麼遠的地方讀書,但是為了你的將來好,哥也忍心。我不希望你以後像哥一樣,只能到處打工的過日子下去,你那麼聰明,會有很好的未來。

下面那號碼是房東婆婆家的,有急事找我的時候就打這個,哥會每個月寫信給你。」

 

看著窗外一片亮黃的向日葵,我不由得失笑。金在中,在那個吻之後他還能當我是弟弟嗎?

區區3600公里算什麼?即使繞著赤道圓周39998.75767公里一圈,也不能阻止我愛他的決心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.

每個月,都會收到在中寄來的信件,一筆足供我每月生活開銷的現金、一封叨叨絮絮的幾行文字。

 

“昌珉啊~哥找到了個在飯店幫廚的工作,這個月開始,生活費變多了唷!別省,想吃什麼就吃,想買什麼就去買,要是錢不夠用記得打個長途給哥,哥寄過去呀。”

 

“最近秋天到了,有多加衣吧?北方天不是很冷嗎?別再受風寒了,上回電話裡聽你咳個不停,哥心驚膽跳的,幾天沒睡好,老想著這可怎麼辦才好,哥不在身邊你要懂得照顧自已呀…”

 

“哥的工作是幫忙配菜切菜,切洋蔥時眼眶老泛著淚,不知情的人老以為我挨罵了被欺壓了。其實那些人挺不錯的,不擺架子,也沒瞧不起哥只是個中學畢業生,有時大廚心情好還會做個精緻美味的西餐犒賞犒賞我們,要是你在的話多好,就能帶回家給你嚐嚐了。昌珉吶~等你回來,哥做給你吃吧!”

 

“昌珉吶~記得牛奶要先熱一熱再喝,才能暖胃,你胃這麼不好。還有別老是吃那些速食麵,不營養,你在長個子,吃的千萬別省。

 

還有啊…洗完頭髮要吹乾吶,你老是不吹乾,跟你說過很多次了呀?會感冒的,長期下來還會偏頭痛,嚴重下去說不定還會……”

 

唉…其實啊,金在中是個很嘮叨的男人。

 

把信紙照著原來的折痕小心收了起來,第四十封信。

 

三年又四個月,我以為時間久了對他的思念自然會減少,但一切想的太過簡單,在這面積168百平方公里,沒有他的城市裡,我沉溺在對他思念裡,一點一點被滅頂,迫不及待的想飛奔到他的身旁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
沒想到第一次的CP文給了中心,因為想當作阿珉仔的慶生文。

請各位評批指教,這樣才有進步的空間,下部努力中!!

啊~我好想寫2U文XD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ummerpark 的頭像
Summerpark

[TVXQ] Summer Dream

Summerpar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9) 人氣()